投资理财网站_小额投资项目-泗洪网

黑石财爷梁锦松 在中国做PE跟着政府走肯定没错

2021-08-06 11:54栏目:小额投资
TAG:

他是昔日的香港财神爷,由于与中国最著名的跳水皇后伏明霞联姻,而被十几亿国人关注。他过去弃商从政,据了解薪水从两千万锐减到两百万。之后呢又旋风般的弃政从商,加入了黑石大中华区,并成为这个机构的老大。他的金融生活跌宕起伏,他的政治生涯和感情生活神秘莫测,由于中投资金投入了黑石,他又遭到了大多数人的谴责,他呢就是过去的学业神童、资金投入家、财经政客,今天的商人梁锦松,当然他也是一位老公、一位爸爸。

深蓝色西服,银灰色领带,招牌的“哈利波特”式眼镜,纤瘦笔挺的身材,梁锦松携带热情的笑容如约来到大家的拍摄场地,犹带昔日香港财政司司长的风采。2003年,梁锦松从香港财政司司长职位上离职,没人会想到,四年后,他会以国际私募巨头代言人的身份,在中国内地资本市场呼风唤雨。香港中环金融街八号的国际金融中心二期9层,这里是黑石集团香港公司。它的主人正是梁锦松。而选择梁锦松,则是黑石在中国走出的最为举足轻重的一步。甚至有人剖析说,假如没请到如此一位对国内金融市场这样知道的能人,黑石集团是不会进入这个市场的。

杨燕青(第一财经日报副总编辑):中国的大部分观众知道黑石,事实上不是从西方开始,是从你到了这个地方上才开始知道。你如何评价你带给了大中华区的黑石什么样的风韵和DNA?

梁锦松:是上帝给我的运气吧。由于我进黑石之前,它还没到中国、没到亚洲。

杨燕青:换句话说,是你引领了黑石进入了中国如此一个市场。

梁锦松:应该更准确的说,是黑石请我进去,大家才开始一块在亚洲进步大家的PE、房产等等的业务的。所以,事实上是如此吧。不过,除去我外,也由于大家,我一进去将来没多长时间,黑石就上市了,中投又投了黑石,所以如此的吸引,不光是中国人的眼球,是全球的眼球。

杨燕青:而且是挑剔的眼球。

梁锦松:可以如此说,但呢,可以有如此的眼球,一个一定是好事。

杨燕青:黑石一直是个很积极的,或者说是很有控制力的,大家不管说是“野蛮人”还是“好人”,总归是比较独特的资金投入者。你感觉在中国的企业,与中国和国际的关联愈加紧密的过程中,PE,特别是黑石可以饰演什么样的角色?

梁锦松:黑石背景是全球最大的PE公司,在海外常常做并购。而且大家跟投行不同,投行介绍了一个企业给你,你并购之后它基本上就离开了。但PE,大家做并购之后,大家还要把被并购的公司、把价值提高、把效益提升。

杨燕青:而且你还要成为管理者,还是积极的管理者。

梁锦松:是的,由于大家也参与管理,别说是管理者,大家是参与在各个层面的治理跟管理。在这意义上面呢,大家跟中国的企业还是利益比较一致的。黑石由于在海外差不多天天都看案子,都做并购。而且大家全球的行业专家也多,大家有二十几个行业专家吧。所以在这个方面呢,跟中国的企业是有非常不错的合资的机会。中国的企业做得非常不错,而且在资金的方面也非常充裕。但呢,可能在海外做并购,做价值提高呢,他们的经验有时还没黑石如此的PE公司多。所以在这个方面,大家感觉大家可以提供非常大的一个价值给中国的公司。

黑石集团,成立于1985年,总部坐落于美国纽约,2007年在纽交所上市。作为全球最大的私募股权基金公司之一,黑石集团有着超越同行的骄人营业额,并于上市期间野心勃勃地进军中国。公开资料显示,黑石最早进入中国大家的视线,始于2007年5月。尚在筹措准备中的中投斥资30亿USD认购了黑石集团1.01亿股的无投票权股份。可能是借用中投的“东风”,黑石集团在国内市场上,一路过关斩将,顺风顺水,它入股蓝星集团、塑造寿光物流园、设立中国国内基金等,甚至吸引了包括社保基金的关注。

杨燕青:你们投了企业,对企业有好处,对你们也有好处。刚刚你也讲到,对于内地的企业,由于更多你们不可以控股,但你是否本意想控股呢?

梁锦松:大家不做控股也可以,但必须要参与治理。大家特别需要可以参与董事会,甚至有的职位大家也期望能提高,大家也有话语权。除去参与管理以外,大家对某些重大的决策大家期望有表决权,包括要紧的人士的委任,重大在市场的并购,在财务上的安排,尤其是很多的借债,或者是对某些市场退出,大家都期望有大家的话语权的。

杨燕青:你们跟中投有类似的合作吗?

梁锦松:他投大家基金,大家为他管理钱,大家管理这支企业了。

杨燕青:从这个意义上来讲,大伙理解的中投投了黑石之后,亏损非常大,没太多获益,这可能是个误解,由于你们可能从另外的角度做了不少贡献。

梁锦松:你可以如此说,而且大伙的角色不同。而且他投大家的股票,是在市场最高的时候,当然哪个也没猜到后来金融危机如此紧急。

杨燕青:你是说你也没预见到这个危机(的紧急性)。

梁锦松:一定没。

杨燕青:黑石也没预见到。

梁锦松:假如预见到的话我就是神了,但我不是神,所以这个是全球的金融危机。

梁锦松:目前每一个人都看到,假如当时投任何一个金融企业,可能都会遭受非常大的浮亏,甚至比我 票(价格)往下还多。但大家跟中投的关系还是非常不错的,一直帮它在资金投入、在每个方面,而且在不少管理上的理念大家也跟中投有不少交流。

梁锦松:由于金融危机,大家股价往下,也挨了不少的批评。不过后来我猜每个人,包括中国人都看到了,这个不光是一个黑石的问题,是一个整体市场的问题。假如你投其他的金融机构,别说哪个了,有时可能目前等于零了,有的破产了。

据和讯网报道,2007年5月,在刚刚上任的黑石集团香港公司主席梁锦松的奔走下,尚在筹措准备中的中投以每股29.605USD认购了黑石1.01亿的无投票权股份,耗资30亿USD,不在董事会拥有席位,股票锁按期为4年。随后,黑石集团于2007年6月22日在纽交所挂牌买卖,IPO每股价格为31USD,上市首日大涨13.1%,但两个买卖日后,黑石集团便跌破发行价。此后,伴随美国次贷危机演变为全球金融危机,美国各大金融机构的股价纷纷大幅跳水,黑石集团也未能幸免,最低时股价跌至5USD以下。

杨燕青:大家也知晓,黑石是在1985年之后,趁着美国整个PE市场大进步的时候,飞速占领了行业的顶尖地方。假如来看美国那一段时间的资本市场的进步,包括PE的进步,当时有不少高收益的债券,还有很多的并购,最后推进这个行业到了一个新的顶峰。中国现在好像正在进入如此一个并购的高潮,但中国的资本市场在发达方面还有非常大的差距,譬如说大家的高收益债券目前才开始考虑。那样如此的话呢,PE或者说黑石,在中国的企业和中国的市场,与国际市场之间有一个桥梁和纽带有哪些用途。那这方面可以给中国的资本市场带来什么新的东西吗?

梁锦松:其实大多数人以为PE就是靠财务杠杆,的确在刚开始美国进步的时候,由于有高收益的债券,推进PE行业的进步,由于你可以借不少高收益的债,然后去以财务杠杆的方法去回收。不过目前在二十几年的进步,已经进步过几个阶段,第一个是用财务杠杆,后来是看市场的周期。目前PE能挣钱的都是在投后管理,在提升企业价值方面做得好才可以挣钱。在中国,所谓能控股的企业不多,大家目前做的都是参股。但参股,大家跟小资金投入者不同。小资金投入者假如你不认可,只可以用脚投票,就是抛股票。大家作为积极的资金投入者、直接资金投入者,大家是参与管理的。当然,大家参与管理主如果在董事会。所以在黑石的二十多年,大家收益比公开市场好,而且好不少。

杨燕青:好多少?能否给大家一个数据?

梁锦松:到去年为止,把已经退出的企业开始算,二十五年,大家把大家的收益、包括提高、管理费扣掉,给大家的资金投入者,统称LP,大家平均每个人大概百分之二十三。

梁锦松:假如房产,大家更高,是百分之二十八左右,这个是扣掉大家管理费的。

以回报率高而著称的黑石集团,一直秉承的是长期资金投入原则。数据显示,其平均换手周期在5年半左右,平均ROI比美国主要股指收益高出约16%。

杨燕青:整体营业额表现很出色,过去二十五年中(ROI)是百分之二十三,大家也看到它和市场的基准而言,它是遥遥领先的胜出。

梁锦松:这个我感觉是跟整个黑石的风格有关,我以前是做银行的,我做了二十八年银行才进政府,目前又在(私人)的金融界吧。他还是一个很守旧的企业,而且它有一个,我感觉是不少金融机构,我察看的,都不肯定能做到。他,第一,既可以吸引不少精英,就是很精采的人在里面。这个,不少金融机构可能都做到,但它还有第二条,就是非常聪明的人都可以有非常不错的团队精神,如此困难。这个,我感觉是黑石成功是什么原因。

杨燕青:那样他靠哪种构造和文化,才能让这么多聪明人可以和平共处呢?

梁锦松:我猜就是两个吧,一个是勉励机制,由于毕竟,尤其是大家在(私人)机构,大家都是经济的动物吧。它的勉励机制还是最好的,由于在行内,或者整个金融圈里也是最好之一。另外就是整个企业文化,跟大家的董事长、跟总裁有关。他们两个是很着重团队精神,但也很着重表现。假如表现不好,一定也不可以。但表现好没团队精神也是非常影响大家的勉励。

杨燕青:从欧洲的角度来看,是否现在由于整个市场跌得比较低,公司也跌得比较低,特别银行跌得比较低,是否拥有一些资金投入价值?

梁锦松:很好。

杨燕青:你们有没帮中国的企业去做一些类似的计划和考虑?

梁锦松:大家前年帮大家下属一个企业中国蓝星集团,一块回收了在挪威的一个化工公司叫orkla,是用二十二亿USD回收的。它是做硅材料的。欧洲目前在全球来讲,是一个最好的资金投入的地方。中国,目前在公开市场已经比较实惠了,比以前实惠了,但在私募市场来讲,由于人民币基金不少,而且每一个资金投入机会的金额还比较小,所以角逐还是比较激烈。有的时候在私募市场的价格、估值,总是比公开市场的估值还贵。所以从资金投入的地区来讲,具备吸引力。吸引力主如果来自增长,但估值也不非常实惠了,比前两年好一点,但比起欧洲甚至美国,相对来讲可能还是没那样吸引。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,中国还是一个尤为重要的市场,尤其是对黑石,对不少大的PE来讲。中国总体来看,资金还是比较充裕的,你看大家有几个大的LP资金投入者,譬如说中投,甚至社保,虽然社保不可以投外币的,暂时不可以投外币的PE,包括其他的。他们还有不少的基金要投。所以,我过去也公开说过,我刚开始参加金融界的时候,大概40年前了。当时我是在花旗做,当时所谓国际金融就是从西方搬资金到东方,无论是透过银行的贷款或者是债券的发行等等,往后有一个比较长的时期,大家可以看到钱可能是从东方,从所谓进步中国家移到欧美这部分发达国家。

杨燕青:由于进步中国家有储蓄,发达国家不储蓄。

梁锦松:他们不光(没)储蓄,他们有非常大的负债。这个形式是扭转的了。所以黑石在中国,大家一方面是(投险 15:48),一方面也期望帮中国有如此多的储蓄,帮他们可以拿到更高的收益。

杨燕青:那样从这个角度来看,大家去欧洲可能是有意义的。由于你过去的经历也牵涉到整个财政、金融的很多方面。所以譬如说大家的外汇局在管的外汇储备,大家看到新的数据显示,USD在美国国债整体资金投入是降低的,幅度比较大。投到了其他的一些范围。你感觉这是一个聪明的选择?还是一个有风险的选择?

梁锦松:我感觉是势必的选择。毕竟你美国国债在欧美政府,目前都是采取印钞票来解决,而且故意把利率压得非常低,包括长期利率。如此大家拿他们的长期债券基本上是没收益的。刚刚我有说过,PE大家平均都比股票公开指数做得好,所以其他的资金投入,包括PE,或者集钱去买在全球优质的股票这是非常不错的。我一个人判断的可能不肯定对。以前,欧美国家负债如此重,目前他们还是以所谓“积极的财政政策”来治理经济,他们的负债会愈加重。而唯一的办法就是印钞票来支持,印钞票最后只能带来通货膨胀。由于目前欧美国家用不一样的名目,把利率压得非常低。对目前有资金、有储蓄的国家和企业来讲是非常不利的。所以,可能要把资产的配置转移。长远来讲,除去一些资源外,另外一个应该是挑选在全球有溢价能力的企业股票买。有溢价能力的,必须要体积非常大,在这个行业里面有话语权。譬如通货膨胀这种情况下他还有溢价的能力。不一样的行业假如看到如此的公司,我感觉这支股票长远来讲还是值得持有。

杨燕青:你是重视谈了一下在中国的企业走出去,如此一个过程中。从黑石的角度,你感觉中国内地的哪些行业,或者说哪类型型的公司应该是最具资金投入价值的?

梁锦松:其实行业非常简单,中国我常常跟老外介绍,我说其实不需要大家说,你就看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,跟五年计划,你顺着政府的政策做一定没错,所以每一个人都投跟城市化有关的,跟内需有关的,等等。当然大家除去这个以外,大家也关注到中国,包括制造业,各个行业都要升级。所以大家在海外找一些可以带动这个行业进步的,有科技、有品牌、有市场的公司,介绍过来。所以行业方面的很容易,但在哪些公司最好?这就要看机会。不过通常来讲,可能前期一点高增值的还是比较大的机会。毕竟,海外做控股权的买过来,中国没几个企业可以(28:57),大的、比较重要的行业,都是国企,他们不会卖控股权的。不少是私营企业,毕竟中国私营企业的进步才三十年,不少企业主还没有到退休年龄,所以暂时做(29:14)机会不多,不过这个我猜往后十年会慢慢多,但跟欧美比较是完全不一样的市场,中国还是要靠增长。

杨燕青:你感觉中国的民营企业在将来的增长方面能否起到一个要紧的角色?由于目前看来,支持民营企业进步各方面的环境好像都不怎么样,你们投的民营企业多吗?

梁锦松:不多,其实在中国过往五年大家投得更不是不少,大家是比较守旧的资金投入者,而且大家来得也算比较晚,大家07年才进,我07年参加黑石的时候才开始在中国做PE。

杨燕青:你整体的策略和政府策略非常近。

梁锦松:跟着政府走一定没错吧。

梁锦松:中国还是有不少转型的。我刚刚说,中国还是会增长,而且我预计给民营企业的空间会愈加大。政府也意识到,要支持民营企业,尤其是中小型企业,所以在这个方面一定有机会。体量相对国营企业还是比较小。大家什么机会都看,国有企业大家也投,蓝星是一个。大家也投过民营企业。

杨燕青:你们投得最好的一家民营企业能跟大家推荐一下吗?

梁锦松:目前大家投得极少,所以不敢说哪一家是最好。

杨燕青:但将来会浮现出来,大家到时候再继续来问你。

杨燕青:你能否容易的说一下,你感觉到了大中华区以来,你最大的收成是什么?假如有些话,黑石最大的教训是什么?

梁锦松:我感觉,黑石再过五年,基本上是从零到目前,已经打造一个最好的平台。大家目前的人数已经在大中华区接近一百个人了,所以五年之内,当然比起不少金融机构大家还是小的,但也不算小,由于大家全球才一千五百个人。不过假如我把所有大家投进的公司并表的话,大家有七十万的职员,也算不小,但大家不做并表,跟其他的资金投入者可能不同。增长还是蛮快的,而且跟不少当地区的企业、机构资金投入者打造了非常不错的关系。所以这个,我感觉还是有一点成绩的。

杨燕青:有教训吗?

梁锦松:若是可以看到市场大趋势更好,但这个对不起,这不是人可以看得到的。

杨燕青:你除去做PE以外,还做了一些慈善和社会福利方面的事情,你有一个扶贫的慈善机构,叫国际小母牛计划,你们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定义,是说赠牛奶呢不是赠奶牛。这个事是你自己张罗的事?还是和大家的跳水皇后也有关系?

梁锦松:这个也是一个上帝的恩赐吧,给大家有一个机会去帮国内的贫困的农户。国际小母牛呢,是一个国际组织。我是香港这个组织董事会的主席,我的老板呢,是香港这个组织的爱心大使。

杨燕青:就是大家的跳水皇后是爱心大使?

梁锦松:是,所以大家一块在做,在香港竞价,在香港去筹钱。而且成绩还是有一点的,我加入的时候,之前每年只筹两百万港币,去年大家筹了三千八百万,全数是给中国的农民去做扶贫的。

杨燕青:这个非常有意思,你们夫唱妇随,大伙在事业上相互推进。

梁锦松:你千万不要如此说,应该是……

杨燕青:妇唱夫随。

梁锦松:对。

杨燕青:她在唱然后你跟随。

梁锦松:对,如此政治比较正确。

杨燕青:谢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