曹中铭:IPO提速须顾及市场承受力

2021-07-29 作者:未知   |   浏览(
2016年的股市已经收官。继2015年上证指数收出一根长上影的小阳之后,去年股指收出一根带长下影的光头阴线。长上影与长下影,事实上也说明了过去的两年时间里股市发生了剧烈震动。尽管去年股指下跌幅度达到12.31%,但丝毫没影响到其“圈钱”。有统计数据显示,2016年沪深股市IPO达到227家,高于2015年的219家,增长4%,筹资规模1504亿元人民币,略低于2015年的1586亿元人民币。假如以A股市场的筹资额度而论,包括IPO与再筹资,2016年A股的筹资额超越1.6万亿元,创出历史新高。从这个角度上讲,去年股市的筹资功能被进一步“挖掘”。其实,去年新股发行还有一项值得“炫耀”的成绩,即截止去年12月23日,证监会共核准了275家企业的IPO申请,核准的募资金额超越1800亿元,以核准IPO公司数目而论,在A股市场历史上稳居前三。历经前年的股灾,直至去年下半年股市才出现一波反弹行情。不过,该波反弹行情在12月初即告结束,且上证指数从3301点下跌至3068点,跌幅达到7%。此次下跌虽然不乏其它方面是什么原因,但新股IPO发行提速却也是不可忽略的要紧原因。从9月下旬开始,每一个买卖日都有新股发行,少则发行七八只新股,多则超越10只。而步入2017年后,新年第一周虽然只有四个买卖日,却每一个买卖日安排3只新股发行。去年股市筹资功能得到有效发挥,就是在这样背景下产生的。当然,现在的新股发行基本上都是按“需”筹资。发行人在招股说明书中披露的募投项目需要多少资金,新股IPO时都能满足其筹资需要。现在的市场,再也没出现原先的高发行价格、高发行市盈率、高超募的“三高”发行“盛况”了,取而代之的则是低发行市盈率、较低的发行价格发行新股,因此,每家发行募集的资金额度都不大,而这固然是上轮IPO改革后的结果。不过,即便去年新股IPO筹资额度低于2015年,但因为规范上存在缺点,新股挂牌后连续涨停,总是股价涨至高位时才打开涨停板,这也致使需要更多的资金进行承接,客观上对市场资金面会导致肯定的重压。而且,因为股价涨至高位,新股风险无形中被放大,进而放大了整个市场的风险。因此,虽然新股IPO时筹资的额度不算大,但新股挂牌后对二级市场合形成的“抽血”效应同样是不容忽略的。更何况,监管部门下半年加速新股发行后,会进一步加剧此种效应。新年第一周新股加速发行好像透露出不好的信号。如据普华永道预测,2017年全年A股IPO为320家至350家左右,筹资规模在2200亿元至2500亿元左右。假如该预测最后得到证实,意味着2017年新股发行的进一步提速,但市场可以承受吗?此前由于股市的低迷,新股发行曾多次中止,个中的代价不可以说不大,教训不可以说不深刻。笔者以为,无论是中止新股IPO,还是新股发行“莫名”提速,都不是一个正常市场的正常表现。新股发行,绝对不可以为了扩大直接筹资服务,需要考虑到市场的承受度与资金投入者的同意度,这才是最为要紧的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