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理财网站_小额投资项目-泗洪网

那个卖女性内衣的老头,豪赌IPO

2021-07-24 23:34栏目:投资理财
TAG:

“老头”、“文胸” ,你能想象一个60岁的老头还在卖着女人内衣吗?

老头不但卖内衣,还卖到了资本市场。

昨日,爱慕股份通知称,网上发行最后中签率约为0.0325%。这也标志着,A股迎来第二家内衣上市公司愈加近了。

作为公司实控人,年近60的爱慕掌门人张荣明通过直接或者间接合计控制公司70.11%的股份。以20.99元/股的发行价格计算,张荣明的身价马上突飞猛进。

不禁有人感叹,女性的钱实在太好赚了。

1.

/老头其人/

1962年,张荣明出身在江苏苏州吴江,是中国最会做业务的地方。跟很多苏南人一样,天生不安分的张荣明也有着做业务的头脑。

“我小学就开始做交易了,我用晚上的时间去捉黄鳝,第二天到市集上去卖掉;挣个几角钱,然后吃一碗面回家了。”在公开场所,张荣明曾如此表达过我们的商业基因。

做业务对于张荣明来讲,好像是基因里带来的属性,最自然不过的一个选择。然而,从北京钢铁学院(北京科技大学)毕业将来,张荣明并没开始选择创业经商,而是选择去首钢大学当一名老师,从事着科研工作。

在首钢大学任教四年期间,张荣明继续着他研究生期间的涂层项目。后来,也就是涂层刀片这个项目,让张荣明拿到了不少的资金。

1991年是张荣明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年,这一年,张荣明研制成功了超弹性记忆合金文胸底托。当时,有钢圈的文胸还不容易见到。

当时中国还没厂商在胸罩中加入钢圈,只有日本才有这种技术。张荣明感到,这是一片空白的市场。

或许是天生的经商基因使然,敏锐的嗅觉让张荣明觉察到这将是一次巨大的商业机会。

不久之后,张荣明就正式从体制内离开,正式接管了经营陷入困境的北京华美时装厂。就是凭着着记忆合金胸罩如此一个开发成功的新品,他下定决心要开发我们的品牌,把商品完全的推向市场。

“我对胸罩的定义一无所知,刚开始我想,不就是做个钢圈嘛。当时,拿着一批商品向北京一家内衣厂营销推广,他们不要我的商品。那时候非常遗憾,虽然已经结婚了,但从没注意太太穿哪种内衣。”张荣明后来表示自己进入女人内衣市场也是误打误撞。

1993年,“爱慕”这个品牌正式出目前市场上。

此时,全国内衣行业最热门的不在北京,而是在千里以外的广东。早在六年前,郑敏泰就在深圳创办了国内第一家内衣品牌安莉芳。

一个有趣的事实是,在国内内衣行业里的几家头部企业,开创者都是男士。

在郑敏泰推出安莉芳内衣不久,1996年,林升智、林升江兄弟在汕头成立了曼妮芬服饰公司专门从事内衣生产,这就是后来的汇洁股份。两年后,福建小伙郑耀南成立了都市丽人。1999年,曾做过减肥食品的周枫也把目的转向女人内衣市场,成立了婷美。

男性比女性更懂女性。

2.

/“钢圈”女性/

小小的钢圈内衣有多挣钱,看看价格就知晓了。

在爱慕内衣专柜里面,一件小小的内衣,价格可以卖到500到3000元一件。之后,他用了3年的时间把爱慕做到了北京场占有率第一,顶峰时期销售额甚至一度达到了10亿人民币。

自2011年以来,中国内衣市场规模迅速增长,文胸市场规模达到了1525.5亿元,占总市场规模达33.04%。

钢圈“圈”住女性。

依据爱慕股份招股书显示,2017-2019年爱慕的市场综合占有率连续排行榜行业第一;在高档女人内衣市场和男士内衣市场2017-2019年也连续排行榜第一。

在爱慕推出钢圈内衣之前,国内女人的内衣常见是沿袭几十年不变的老款式,老几件内衣,在大家的思维意识中,就没什么内衣与外衣在功能上面料上有什么区别,也谈不上保健意识。

在1990年代以前,“钢圈”并没出目前中国女人内衣的结构中。爱慕内衣填补了当时国内钢圈内衣市场的空白,爱慕内衣的超弹性记忆合金胸罩商品一经问世,就点燃了整个市场。

文胸带钢圈最大有哪些用途就是承托和稳定,帮美化胸型。特别是对乳房偏大的女人来讲,为防止乳房出现下垂、外扩、松弛等胸部外形问题,文胸带钢圈更适合。

对于大多数存在胸型问题的东方女人来讲,有钢圈的调整内衣是所有爱美女人的最佳选择。

2018年爱慕股份在美国成立了设计工作室,组建国际化的研发团队。想通过借用国际化的资源为公司注入愈加多元、年青和流行的基因。

依据第三方公司亿邦动力的数据显示,爱慕在天猫的官方旗舰店连续三年进入天猫“双十一内衣热销门店”前十名。其他子品牌在细分市场也拥有相对优势的市场地位和口碑。

不过,内衣市场的消费风向在近年来发生了变化。伴随女人消费需要的不断提高,内衣市场的蛋糕在做大,但女人内衣的品类愈加细化,对健康方面的需要也在提升。

传统的钢圈内衣追求性感、前凸后翘,钢圈内衣带有聚拢、提高成效,但因为钢圈材质硬度较高,长期穿钢圈内衣不只容易产生勒痕,还大概致使乳腺疾病。

即使钢圈内衣面临着一些挑战,在2019年,张荣明依然以42亿财富位列胡润百富榜第912位。

有意思的是,虽然主营商品是女人内衣,但张荣明家族基本都是男士学会话语权。

在股份合作制企业成立后至公司成立前,张荣明之妻王伟也曾是北京爱慕制衣厂职工,但在两次免费出售了股权之后,王伟基本不参与企业生产经营,也未有过公开活动。

而张荣明之弟张荣龙、妹夫王建华则分别通过美山子科技、今盛泽优持股爱慕股份2.78%、0.02%。

3.

/对赌上市/

作为中国传统内衣行业的代表,爱慕内衣抓住了中国女人内衣商业化的风口。在爱慕成立的第二年,张荣明便开启了对爱慕的股份化改造。是张荣明的内衣帝国也就从此慢慢开启。

消费理念和消费市场的改变,让近几年国内内衣市场角逐愈加激烈。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让整体零售行业变得愈加低迷,内衣行业也难以防止。

几乎所有些内衣企业都进入进步的瓶颈期,依据安莉芳发布的最新财报,2020年预计净亏损1000万港元,而都市丽人的市值也较2015年巅峰时期蒸发了150亿港元。

另一方面,自2015年国外内衣品牌巨头维多利亚的秘密进入中国后,国内内衣市场的角逐进一步加剧。一时间,国内内衣巨头在维密“高端大气上档次”光环下看上去暗然失色。

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,巨头的日子好像都不好过。刚在去年宣布英国分公司破产,母公司也委身他人。

不只这样,同行业新产品牌Ubras、内外、蕉内等强势入局,瓜分相当一部分内衣市场份额,另一方面,来自日本迅销、华歌尔、LB、PHV、德国黛安芬等海外品牌的角逐重压也不容小觑。

爱慕股份选择在此时登陆资本市场,无疑是选择迎难而上。在净收益逐年下滑之际迫切上市,既是完成对赌协议,也在寻求新机帮企业进行品牌推广和途径建设。

依据爱慕股份招股书显示,此次上市募筹资金主要用于推广互联网建设、信息化管理软件建设及在越南建设生产基地等。

但在登陆资本之前,公司控股股东及实质控制人张荣明和股东之间签订的对赌协议,让不少资金投入者担心。

依据爱慕股份招股书显示,发行人股东嘉华优选、众海嘉信、10月海昌、江苏晨晖、10月圣祥、晏小平、盈润汇民在资金投入爱慕股份时,曾与发行人、发行人实质控制人张荣明等签署过补充协议,存在对赌协议等类似安排。

从上面的约定可以看出,对赌的实质是:假如爱慕股份能成功上市,则这部分风险资金投入将持有上市企业的股权,可以从A股市场高价卖出,达成套利;假如爱慕股份不可以上市,则可以把股权变为年化收益率为7%的“债券”。不管爱慕股份上市与否,这部分以私募基金为代表的风险资金投入都可立于“不败之地”。

可以看到,对于爱慕股份和张荣明来讲,一旦对赌失败,爱慕股份便存在股权结构风险和因纠纷而产生的巨额赔偿。这对一家刚刚上市的公司来讲是极不平时的。

对赌协议的背后,是爱慕股份目前进步面临的困境。不只面临毛利率、净收益双双下滑,销售成本的激增还挤压整体的价值空间。

有有关专家表示,内衣行业进入壁垒较低,即使是龙头企业,也没一家在市场份额方面占据绝对的垄断地位。现在国内内衣市场还是呈现高度分散的特点,这就给不少中小角逐者有了进入这一市场的机会。

那样内衣行业的进入壁垒这么低,潜在的玩家也海量,中国内衣市场还有没有机会?

答案是一定的。

依据咨询企业的报告显示,2019年国内人均内衣支出为57USD左右,这一数据跟发达国家人均近90USD的支出相比,加上中国人口规模庞大,国内的内衣市场仍有巨大的进步空间。

爱慕股份此时上市,无疑是选择背水一战,对爱慕公司及张荣明来讲都还没有到高枕无忧的时候,特别是和股东之间的对赌协议不只让张荣明如坐针毡,也让资金投入者感到忧虑。

“性感神话”维密破产,都市丽人千家关店,安莉芬营业额大幅下滑…….女人的钱好像也不好赚了。

文化名人于丹对张荣明过去有如此一个评价,“他是一个内心有英雄梦想的人,但决不张扬;他是一个能把业务做到非常大的人,但你在他身上仍可以看到那种谦恭和对人的诚意,这就是苏州商人。既有小桥流水的温情,又有栏杆拍遍无人会,断鸿声里看吴钩的气势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