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奇霖:股市走稳要靠经济增长创造好的人民币资产

2021-08-03 作者:未知   |   浏览(
上半年,国内经济GDP增速为7%,达成了预期目的,但这主要得益于股市上涨所带来的金融业增加值。下半年股市大幅震动、IPO暂缓,市场买卖量持续萎缩,加之股市的挣钱效应付居民消费行为产生影响,经济将面临严峻挑战。 现在,从实体层面看,人民币资产对境内外资本的吸引力是不够的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,美国QE不断。当时中国的挣钱机会遍地,导致很多的资本流入国内。之后实体经济的疲软又让资产流入股市,牛市催生了人民币资产的挣钱效应。 但伴随股市大幅震动,资本外流重压渐渐凸显。外汇储备资金投入收益远不及当年流入资本在国内的资金投入收益,从而大概出现外汇储备紧张局面。 一方面,资本外流重压本身会致使股市下跌。另一方面,存款的抛售使得外汇占款流出,致使银行间资金面偏紧,进而影响到银行信用的投放。很多需要借新还旧的经济本来已经非常脆弱,实体信用出现缩短,信用链条或许会出现崩溃。 央行25日还针对小微企业和三农定向降准,使得相对薄弱的企业部门获得更多流动性支持,应付国内增长疲软的经济、资本外流。出于金融风险防范的考虑,中央将会增强对基建的支持力度,预计货币宽松后经济稳增长手段会颁布。 实体经济的增长才是人民币资产挣钱效应的基础,也只有如此才会有更多的资本想推荐收益。最后采取的操作还应是基建资金投入,通过基建资金投入创造高收益的PPP、城镇化基金、理财债务等债券类商品。通过提高借贷需要,创造新的高收益人民币资产,来降低资本外流,挽救流动性对市场的冲击。 长期来看,好的经济基本面也会吸引资金投入者入场,并且勉励更多的新兴革新型企业进入。因此,经济的稳定增长进而创造出好的人民币资产才是拯救股市的重要。 从经济基本面看来,7月份的数据并不理想,实体经济企稳改变的动力不足,因此宽松的货币政策对于实体经济的进步十分必要。 第一,要发挥政策性银行用途,主如果国开行和农发行的专项金融债。推出基础设施资金投入配套筹资与促进PSL抵押物扩容,以支持地方政府置换债和“一带一路”的建设。 第二,要加快推行PPP模式,吸引各种出处的社会资本资金投入于基础设施等公共商品建设,这既能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基础用途,又能防止政府单独供给的低效和基础设施建设的无限扩张。同时还可以减轻政府财政重压,提升公共支出效率,形成以政府、市场和第三部门协调配套的经济社会运行机制。 第三,要加快推行示范性重点基建项目,创造出新的高收益人民币资产。 最后,要积极促进注册制改革,保证新鲜血液供给,使优质企业更易在资本市场变现。注册制将构建稳定而又富有活力的多层次资本市场,促进经济兴盛,推进二级市场持续走牛。除此之外,注册制能给资金投入者带来更多的优质企业,纠正扭曲的价格,促进垃圾企业面临退市重压,推进二级市场持续走牛。 另外,筹资结构渐渐优化、金融结构和经济结构的平衡在不断健全资本市场的同时,也将促进实体经济的进步,为股市长期兴盛奠定基础。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