投资理财网站_小额投资项目-泗洪网

​好莱坞风云:流水的托拉斯,铁打的华尔街

2021-07-24 20:53栏目:个人投资
TAG:

5月18日,外媒报道亚马逊正在与美高梅电影公司进行谈判,商讨回收这家好莱坞老牌制片厂。这不是美高梅首次“卖身”,不知晓是否最后一次。

1

年代的眼泪

希区柯克执导过最叛逆的演员?大概是这只叫做Leo的狮子。

《猫和老鼠》片头那几声狮吼,大伙应该印象深刻。为了拍摄短短这几秒钟的片头,从Salts到Leo,美高梅先后往摄影棚里送进了7只狮子,足见财大方粗。

然而雄狮终会苍老,过去自命不凡的美高梅也不可回避地走向末路,和好莱坞黄金年代一同沦为年代的悲歌。

早在去年年底,就有美高梅正在聘请顾问探索对外供应事宜的消息。据了解,那时苹果曾对其有意。先是苹果又是亚马逊,美高梅一任硅谷巨头们挑挑拣拣,宛如货架上的过期食品,着实让人唏嘘。

毕竟,成立于1924年的美高梅,曾是好莱坞乃至美国电影当之无愧的象征。

20世纪三四十年代,美国走出大萧条阴影,伴随经济腾飞,股市里的热钱源源不断地流向好莱坞,将电影之花浇灌得无比绚烂。这个时候期电影语言不断改革,行业迎来大爆发。美高梅的传世经典《乱世佳人》,宣告着好莱坞“黄金年代”的到来。

在好莱坞最鼎盛的时期,美高梅是它最响亮的一块招牌。《绿野仙踪》、《魂断蓝桥》、《007系列》和《猫和老鼠》,一批艺术性和商业价值皆触及天花板的作品,将美高梅送上美国电影至高的霸主之位。

黄金年代也可称作大制片厂年代。1940年左右,八大制片厂控制了好莱坞95%的市场。八大之中,美高梅以22%的市场份额居首。

大制片厂垄断的格局并未持续太久。1948年,一纸《派拉蒙法案》颁布,结束了电影托拉斯们一手遮天的好日子,也结束了好莱坞最引以为傲的黄金年代。

最早实行法案的雷电华是八大中最早倒下的,即便出品过《公民凯恩》这部史上最伟大电影,雷电华还是在1957年不能不停止其制片业务,随后卖身通用汽车轮胎公司。

值得一提的是,执掌雷电华的便是钢铁侠原型——大名鼎鼎的霍华德·休斯。雷电华的落幕是八大制片厂噩梦的开端。

1966年,卓别林作为出资人之一创办的联美卖身保险业巨头泛美,之后又在1981年被泛美转卖给美高梅。但美高梅同样命途不顺。2002年,美高梅1.15亿USD重金押注吴宇森的《风语者》,但3000万USD不到的票房分账让其几乎破产。美高梅股价暴跌,一众高层离职。

美高梅再没从这次失利中缓过来。2005年被索尼回收后,2010年又因无力偿还巨额债务和推出新作而宣布破产推广托管。2019年,美高梅结束和索尼的合作后,第三将自己摆上货架。

据了解,亚马逊回收美高梅的价格在70亿USD至100亿USD之间,它大概率就是美高梅的下一任东家。

2

新王崛起

1995年的奥斯卡,哥伦比亚、华纳、迪士尼、环球和二十世纪福克斯5大制片厂合计获得23项提名;2020年,流媒体平台奈飞独享了24项奥斯卡提名,今年则是21项。

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,好莱坞权力中心的转移也并不是一蹴而就。雷电华和联美倒下后,好莱坞八大仅余六大。但幸存下来的六大亦每人自危。

大环境方面。从2011年到2017年,北美票房占全球票房比重从31%降到27%。不说每况愈下,但即便没疫情的冲击,票房增长也已陷入停滞。

2007至2011年间,好莱坞除迪士尼外的5大制片厂总收益降低了70%。过去的现金奶牛,成为总收益只占母公司个位数的一块干瘪的海绵。

从黄金年代走出来的制片厂们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但覆巢之下亦有完卵。2019年,北美113亿USD的年度票房,迪士尼占了三分之一,比排行榜2、三位的华纳和索尼总票房之和多出8亿USD。

兄弟们破产的破产、流浪的流浪,凭什么迪士尼一个新来的风头最劲?其实,从刚开始,迪士尼和这部分老牌制片厂们就不是一个定义。

由于疫情,2020年迪士尼的主题乐园营收骤降超越60%,但仍比影视部门营收高出近10亿USD。事实上,影视业务在迪士尼全年收入中的占比不足10%,是四大业务里最小的一部分。

说白了,迪士尼不靠拍电影挣钱。毕竟资金投入电影风险确实太大,一部《风语者》要了美高梅的命,如此的例子比比皆是。

一边背靠大树好乘凉,一边胳膊拧不过大腿。好莱坞精明的商大家当然比其他人都懂,所以大家看到,大制片厂们纷纷变成大媒体集团的组成部分:

二十世纪福克斯率先卖身默多克新闻集团;派拉蒙也在1994年被传媒集团维亚康姆并购;哥伦比亚1989年被可口可乐转卖给索尼;环球更是经历了9次易主;这两年,华纳被美国运营商AT&T回收,迪士尼吞下21世纪福克斯;再加上美高梅也马上卖身亚马逊。

至此,犹太人创立的八大制片厂,其运势彷佛上帝预言中的犹太种族——“从地的这边到地的那边……你将来的生命必悬而不定,无论去什么地方都将遭到逼迫。”

昔日呼风唤雨的大制片厂纷纷沦为华尔街巨头的附庸,这是好莱坞经历的第一个剧变。

另外则是流媒体平台奈飞的崛起。2019年,Netflix营收突破200亿USD,几乎是北美全年票房的2倍——而且还不需要给院线分成,这挣钱效率哪个人不眼红?

制片厂的独立自主成为历史,分公司老大沦为替总公司吸导流量和会员的打工人,这是好莱坞正在经历的第二个剧变。

3

资本为王

1994之所以是迷影文化史上神奇的一年,不仅仅是由于欧美电影界的大爆发。国产电影同样在那一年经历着绝无仅有些狂欢。

内地这边,张艺谋、姜文各自拍出了各自的代表作《活着》和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;来自台湾的李安用《饮食男女》结束了我们的家庭三部曲。

香港电影正在享受落日的余晖。王家卫罕见地在一年内奉献了《重庆森林》、《东邪西毒》两部经典;周星驰称霸香港影坛的四连冠刚刚结束,但依旧有《破坏之王》、《九品芝麻官》、《国产凌凌漆》和年底的《大话西游》四部作品问世;成龙则靠《醉拳2》夺得票房亚军。

那一年,恒指涨到12599点,相比1987年的1894点涨了5.56倍。彼时的香港社会黄赌毒横行,官商勾结、黑社会遍地,太多来路不明的钱需要洗干净。一时间影坛烈火烹油,流水的明星、飞页的剧本,批量生产的香港电影打败了台湾和日本,远销整个亚洲甚至北美。

然而盛宴必散,所有都伴随亚洲金融危机的爆发而终结。在以《泰坦尼克号》为代表的好莱坞大片凶猛攻势下,香港电影的神话从此没落。

同一时期,韩国总统金大中提出“文化兴国”的国策。取消剪映制以分级规范取而代之,韩国电影工业化飞速展开。韩国电影成为亚洲电影新的代表,并伴随奉俊昊凭着《寄生虫》拿下第92届奥斯卡最好影片达到巅峰。

在奥斯卡领奖台上,一位红发阿姨代替奉俊昊发表了获奖感言。她叫李美敬,是现任CJ集团副会长,CJ前会长李孟熙之女。出品《寄生虫》的CJ E&M是CJ集团旗下文创部门,它还曾参与制作过《杀人回忆》、《白头山》等韩影经典。

CJ集团作为韩国十大财阀之一,通俗来讲,等于国内的中粮+中影+万达影院+芒果台+顺丰快递。财阀,不过是“华尔街巨头”在韩国的当地化叫法。

国内这边,华谊兄弟曾是影视行业“一哥”,但从2018年亏损9亿开始,就再没堵上这个口子,2020年亏掉了10.5亿。近期王忠磊、王忠军兄弟被列为被实行人,只能向冯小刚索取3.35亿营业额补偿款。要不是《八佰》止了口血,华谊几乎走到了退市边缘。

一哥尚且这样,博纳、中影的日子也好过不到哪儿去。还是那个道理,电影行业前期大规模投入的经营管理模式,使体量有限的制片厂承担风险能力极差。

网络巨头就不同了,网飞可以一年投入200亿USD并且一张票不卖,依旧做到盈利。为了搞军备竞赛,迪士尼和AT&T居然把《花木兰》、《正义网盟》和《黑寡妇》等大片上线自己家里流媒体。在以往,这是不可想象的。

《囧妈》虽然投入不及好莱坞电影,但字节买下其首播权,意味着国内的流媒体大战已经拉开帷幕。爱优腾加上字节,必然将卷起一股漩涡,直至将国内影视行业话语权收入囊中。

4

结语

有一种循环非人力所能抗拒。

1908年,爱迪生联合柯达成立了电影专利公司,几乎垄断了所有拍摄和放映的专利。所有电影公司需要申请爱迪生企业的执照才能经营,除此之外还须向他缴纳专利费。庞大的电影托拉斯甚至雇佣黑帮,惩罚私自营业的制片厂。

为摆脱爱迪生的控制,大量独立制片厂逃到墨西哥边境的好莱坞,以便随时逃跑。还好,1915年,司法部断定电影专利公司垄断,电影行业最大的托拉斯垮台。

后来,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使得大量影院停业,制片厂果断出手抄底放映业,造就了好莱坞八大制片厂的新型垄断。到了2020年,又一场流感成为了流媒体巨头大跃进的契机。托拉斯一批批兴起又消亡,只须华尔街还在,这种循环将从来不会终结。

无论哪个倒下,电影依然坚强。权力中心击鼓传花,但从胶片到硬盘,从银幕到荧幕,电影艺术一直一脉相承。

Whatever,Films never die.